首頁 > 玄幻奇幻 > 圣墟 > 第1441章 傳說成為現實

第1441章 傳說成為現實

小說:圣墟 作者:辰東  字數:4441

? 用筷子長的黑色爛木矛叉死幾個超級大個的,這是楚風的心愿,當年還弱小時他就叉死過準天尊。www.mxfjzs.live

現在這個境界了,準備充足的輪回土,他覺得應該沒問題。

“為何有些心悸,情況不太對,有什么危險在臨近嗎?”

楚風皺眉,他站在這片有些灰暗的大地上,盯著天穹,姿勢……都擺好了,只待射殺后方的未明大敵。

可現在為何有種很不好的感應,心底最深處竟為之不安,不是什么好兆頭。

不會真的是武瘋子出關要君臨天下了吧?!楚風感覺不妙,可是他又覺得不至于,那個瘋子理應不會為現階段的他出世。

因為,陽間的水很深,史前的究極生物絕對不止一兩個,甚至有與武瘋子的師傅同代的怪物活著。

這個階段,誰先出世都會被各方重點盯上,想來武瘋子不會在此時異動!

當預感到不對勁兒,楚風剎那撐開空間,橫遁而去,遠離立身之地。

掌握場域可借山川萬物之力,楚風宛若一道浮動的光,在空間通道中橫渡半州之地,然后出現在一座巍峨大山上。

“那種感覺并沒有減弱,反而越來越嚴重。”楚風臉色變了。

在他的周圍凌空懸著一堆又一堆神磁石,像是星河環繞,勾動了下方的山川之勢與天外的星海精氣,釋放出場域之力。

他隨時準備遠去,可是終究有點不甘心,真的很想大殺于野,斃掉追下來的敵手,都到這一步了他不沒有徹底放棄呢。

楚風蹙眉,現在到底是什么危機在接近?

與此同時,同一州的大地盡頭,白發女大能凌瑄駐足,她身上有一塊特殊的“天璧”,那是陽間的本源界石煉制而成,堪稱無價之寶。

在武瘋子一系中,也只有他最看重的四位弟子擁有,而非所有親傳門徒都能掌握,因為太珍貴。

只要還在陽間界,無論行走到那里,都能夠聽到武瘋子以及另外三位掌有“天璧”的同門的傳訊。

現在白發女大能凌瑄身上的天璧發光,她靜靜聆聽,很快虛空裂開,師門知道她的坐標位,利用傳送場域為她送來了一桿血淋淋的戰矛。

它能有一丈長,由生長在混沌中的血竹淬煉成準究極兵器,相傳乃是沐浴先天神魔殞落后的血液生長而成。35xs

當然,眼前此物最珍貴的還不是材質,而是其擁有者所留下的大道物質的積淀,這是武瘋子青年時代的兵器。

說是青年時代的兵器,可武瘋子活了多久?太漫長了,其確切年歲可不考證,他所謂的青年、壯年等,其實都是一個超長時間段!

矛體上血色紋絡密布,鋒芒內斂,可是任誰看到第一眼都會不寒而栗,魂光不由自主的顫抖,這件兵器太可怕,仿佛要吞噬諸天生物的血液精華,收割眾生的靈魂。

一時間,大地龜裂,高山傾塌,蒼穹破碎……這一切景象都過于駭人,所有這些都是此矛造成的。

方圓也不知道多少萬里,草木等都在凋零枯萎,瞬間被抽離了生命精氣。

血矛很可怕,雖然氣息內斂,但無形威勢無匹,真要手持它刺出去,可想而知會有什么樣的后果,一切大敵都要被洞穿,規則秩序都要斷裂!

武皇親傳大弟子,門中的大師兄告訴凌瑄,只要感應到楚風的氣息,注入進血矛中一縷,將血矛擲出去,將自動殺敵。

武皇矛一出,注定會舉世皆驚!

即便相隔億萬里,它也會不殺敵不止,不浴血不歸!

然而,縱然手握武皇矛,白發女大能凌瑄也心中突然不安,尤其是現在,無敵師尊早年的成名兵器在手,她卻越發的心悸了。

“這是什么地方?”凌瑄寒毛倒豎,居然有種想逃的感覺,呆在這個地方渾身難受。

這完全不應該,手持武皇矛理應該安心才對,她有信心刺破世間諸敵,別說什么恒王道果,就是恒天尊來了也一樣要死!

可是現在她的心中蒙上陰影,感覺到巨大的危機在臨近,這是一種本能直覺。

嗖!

凌瑄白發飄舞,整個人很出塵,風姿格外的動人,是她那個年代少有的麗人,她凌空而起,手持武皇矛破碎虛空,直接遠遁。

當然,她前進的方向依舊是楚風離去的方位,依舊要追殺敵人!

并且,這個時候,她將提前攫取到的一絲氣息注入到了武皇矛中,準備投擲出去,立斃那個害死他弟子的少年。35xs

然而,這個時候她的身體卻忍不住顫栗,激活武皇矛后,她的那種不安的感覺更強烈了,無盡的壓抑涌來,連呼吸都困難了!

“怎么可能?!”凌瑄震驚,也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這種體驗了,她有種想逃亡的感覺。

同一時間,楚風在大地盡頭再次橫渡虛空,一縱就是數十上百萬里,他想逃離這一州,太邪門了,他覺得境況極其不妙。

除卻早先的那種不安外,他又覺察到一股絕世鋒芒的沖擊,直指他的靈魂,要隔著億萬里空間將他釘在大地上。

“究極生物的兵器出現了?現在遙指我,難道即將祭出來,要擊殺我?”楚風本能直覺太敏銳了。

不過,他倒也無懼,堅信黑木矛可以力敵!

只是,直到現在了,早先的那種危機還是沒有發現源自哪里。

同時,他也越發的意識到,那是一種不可抵擋的大難,像是要天塌地陷,世界傾覆般,難以抗衡。

“逃!”

他知道,這次不能再弒大敵了,必須要迅速離開,現在給他的感覺是,陽間都仿佛要崩裂了,有種窒息感。

此時,白發女大能沒有松手,她害怕了,手中的武皇矛爆發出沖霄的血光,映照的半州之地都一片通紅,劇烈的能量澎湃,極其的雄渾,山川萬物都在顫,整州的所有生靈都瑟瑟發抖,伏在地上頂禮膜拜!

“出大事了!”

別說是楚風,就是相鄰的幾個大州,所有進化者都膽寒,心頭壓抑到極點,而后破空遠去,忍不住大逃亡。

“這是哪里?!”

楚風又一次沖出虛空,他很吃驚,因為幾次穿梭空間通道時感覺沒走出去多遠,疑似還在剛才那一州中。

這是被某種無上的大道痕跡干擾了嗎?

他俯沖向大地,抓住大荒中的一頭受驚而逃的神級兇禽,逼問它這是哪里。

黃金鶴滿身羽毛炸立,金光一道道,驚嚇過度,聲音發抖的回應道:“寒……州。”

“有什么特殊之處嗎,比如此州有絕地,有終極厄土?”楚風快速追問,并且在此過程中他沒有停留,而是帶著黃金鶴再次橫穿空間,逃亡向遠方。

“此州……沒有禁地,不過毗鄰陰州,那是一處絕滅之地。”黃金鶴回答道。

它簡直是亡魂皆冒,遇上了誰?這不是楚風大魔頭嗎,它剛從一座現代大城市中回歸山川,曾看到關于他的爆炸性新聞。

居然遇上了他?它有些想哭,心中詛咒不已,感覺真是踩了龍糞了,撞了逆天霉運,遇上這么一個超級作死的刺頭。

當然,黃金鶴認為,此人在自己作死的同時,也肯定會將一大群人給作死,故此它心中哀嚎,別拉上我,你自己去作吧!

楚風頭皮發麻,終于意識到問題所在,陰州那里有可能要出現撼動陽間根基的大事件了!

他對于陰州并不陌生,因為數年前出過大事。

當時陰州還很平靜,沒有什么絕地,可是在某一天突兀的炸開半州之地,陰氣滔天而上,覆蓋全州。

那一天,整片陽間都被震撼了!

許多人都在猜測,傳說將成為現實,大陰間終有一天會出現!

因為,在許多人看來,大陰間是一直是理論中的地域,只是萬古前推演出的世界,現實中難出現。

直到幾年前,寂靜了無盡歲月的陰州冒出黑霧,某些大道被撕裂,讓究極生物震撼,陽間或許因此而劇變。

事實上,楚風對這件事曾深入了解過。

當年,陰州破開時,疑似是人為的,有預謀的,當時先是雍州的霸主復蘇,傳言要統一陽間,轉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接著輪回狩獵者出現在邊荒,也吸引了世人的目光。

可誰也沒有想到,最終竟是陰州爆開,黑霧吞乾坤。

那一年,陽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大能出動,共同封印那破開的大洞,而事后又絕口不提此事。

也正是數年前,陽間的禁地名單中多了一個陰州,它成為第二十一處不可踏足的絕地,入者皆死。

這時,白發女大能凌瑄比楚風感觸更深,因為她當年親自來過,而且是帶著太武至陰州外,遠遠觀望。

“大陰州……決堤了?!”此時,她從頭涼到腳,握緊武皇矛,不敢松手。

并且,她極速遠遁,她終于知道哪里要出問題,這里是寒州,毗鄰陰州!

“嗯?!”這時,凌瑄驚悚了,她手中的武皇矛發出駭人的血光,洞穿了蒼穹,自身竟焚燒起來了。

白發女大能握著戰矛的整條手臂都龜裂了,而后化成一片光雨,她痛苦而果斷的遁走,遠離武皇矛。

“轟!”

天崩地裂,武皇矛飛向陰州,化成一道巨大而驚世的光束,留下的大道痕跡璀璨無比,焚燒乾坤,橫貫兩州之地。

“為什么?!”凌瑄難以置信,武皇矛沒有保護她,反而重傷了她。

而且,武皇矛的狀態很不對勁,像是祭品般,自身焚燒了起來,釋放出某種莫名的物質。

轟隆!

陰州,黑霧滔天,武皇矛來了后與此地共振,轟鳴聲震世,大道秩序億萬縷,全部呈現,在天宇交織。

喀嚓!

這一刻,陽間所有進化者的心中都仿佛有一道閃電劃過,震的人心神皆顫。

然后,足以載入史書、影響千古的大事件爆發了。

陰州,再一次的爆開,烏光如汪洋,洶涌澎湃而出,最為重要的是那種莫名的秩序之力,以及無上的大道碎片,像是無數的星辰噼里啪啦的轟落下來。

陰州的蒼穹炸開了,釋放出不可匹敵的偉力!

武皇矛在焚燒,寸寸斷裂,在天空中化為齏粉,它冒出的血光居然成為引子,似乎在接引什么人或物回歸。

“大膽!”

極北之地,武瘋子的大弟子震怒,師尊青年時代的兵器居然毀了,被某種無形的場域牽引,成為了祭品!

然后,他又快速閉嘴了,面色發白,他通過一面寶鏡監測到陰州之地發生了什么!

陰州對于他們這一教來說,有特別的意義,關乎甚大,他師尊當年的一位恐怖大敵就是在那里殞落的,血染陰州,可是多年過去了,武皇依舊常年注視那一州!

現在,這位大弟子想到了什么,臉上失去血色。

轟隆!

陰州的天穹炸開,有些東西出現,墜落了出來!

“啊……”此時此際,接近陰州的白發大能臉色煞白,忍不住大叫。

她看到了什么?毛骨悚然,來自心底最深處的寒意彌漫全身,讓她動彈不得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