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未分類 > 奈何公主想嫁我 > 第1809章 全文大結局(下)

第1809章 全文大結局(下)

小說:奈何公主想嫁我 作者:陌驕陽  字數:4806

? 阿團想去西北!

這幾年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,他夢里都云中的馬場,掖城的狂沙,青河綠州的異獸。閃舞小說網www.mxfjzs.live他覺得當初父親給他取名叫寧掖,就預示著,他屬于掖城。

當他知道,掖城大將軍魏廷平舊疾發作后,他再動起心思,他想去掖城。

寧毅心里是不同意的!

沒錯,他有很多兒子,他對每個兒子都非常的嚴厲,可是阿團是嫡長子,他和琰琰的第一個孩子。他和琰琰對每個孩子都盡量公平,盡量不偏心。可是心里對阿團,還是有所偏愛的。

他的爵位以后肯定是阿團的,他自然想讓阿團留在自己身邊,由他親自教導。

但阿團已經坐不住了!

“爹,你當初給我取名寧掖,不就是覺得我天生屬于掖城嗎?”阿團道。

“給你取名寧掖,是因為你正巧在掖城出生。”寧毅說。

“反正是一個道理,我想去掖城。”

“……”

寧毅凝視著兒子,緩緩道:“那你還娶長樂嗎?”

阿團心口一沉。

“你舅舅把長樂看得多重,你應該知道,他不可能讓長樂跟你去西北。”寧毅說。

阿團一時間仿佛泄氣了般,頓時沒精打彩。

“阿團,你是我的兒子,你如果你堅持要去西北,爹支持你。但是爹希望你考慮清楚,長樂和掖城,你要有所抉擇。”寧毅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阿團很煩悶,他一煩悶就會去軍營打架。他武功天賦極高,從小到大學什么都快。寧毅就曾說,阿團練武奇才。

在軍營里,他跟容墨狠狠打了一架。容墨的武功跟他不相上下了,兩人你來我往,打了一身汗,他隨便沖了兩桶水,換了衣裳就看到長樂在不遠處等他。

長樂!

阿團覺得長樂就是長在他心頭上的一顆痣,他總是小心的珍視著她,他懂她的快樂和哀愁,知道她的每一個小心事,他們是彼此的唯一。

可是,西北的銀沙和草原在他夢里一次次的出現,他難以選擇。

他們去了倚竹小院,兩人就坐在湖邊說話

“阿團,你去掖城吧!”長樂低聲說。

“長樂……”阿團握著她的手,又覺得不夠,將她的手用兩手包住,貼在心口上。

“沒關系的,我可以永遠等你。”長樂說。

“若是我去了,不知道何時能回來的。”阿團一聽她要等他,他哪里舍得呢?

“沒關系,總之我輩子只嫁給阿團。www.mxfjzs.live”長樂很認真的說,“阿團,只要你歡喜我才會歡喜,你去掖城吧!。

阿團心軟成了一片,他將長樂抱在懷里。他的長樂呀,既是他的妹妹,又是他的戀人,他怎么可能扔下她離開呢!

“我這一輩子,也只讓長樂做我的妻子。”阿團低聲說。

“阿團……”長樂濕紅了眼眶。

“我怎么可能離開你?若是我一人去掖城,我沒有一天會開心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如果他留在這兒,就是被關在籠子里的鷹,他應該展翅高飛,而不是困在這兒。

“我去求娘,讓我成親,我留東安城做你的駙馬。”阿團說。

“阿團……”

兩人緊緊擁在一起。

靜平近來常有心事。按理,阿團和長樂的婚事早就應該辦了,一直遲遲沒有辦,是她沒有真正點頭過。

她當然極為疼愛長樂,長樂善良樂觀,又細心體貼,她非常非常的喜歡。她和阿團應該是最相配的,

可是他們還是表兄妹,雖說表兄妹成婚不算稀奇,她還是覺得有些不妥。皇兄提過幾次,她都糊弄了過去。

阿團要去掖城,或許是個機會吧!讓阿團去掖城,時間久了,他們的感情會不會淡了呢!

剛這么想,就看到兒子回來了,而且直奔自己而來。

“娘!”阿團走了過來。

“你去哪兒了?”

“我去軍營練了一會兒功。”阿團說著,跪在了母親的面前。

“阿團,你這是做什么?”她想讓兒子起來,但是兒子卻不肯。

“娘,你跟我爹說,我不去掖城了。”

“為什么?”

“我想跟長樂成親。”阿團說。

靜平看著兒子:“你不是一心想去掖城嗎?你不是想念云中的馬嗎?”

“可是我要做這世間最喜歡長樂的人,只喜歡長樂的人。”阿團說。

“……”靜平心神一顫。

“娘,我求求你,你就同意了讓我和長樂成親吧!行嗎?”阿團求道。

“娘并不非不同意,只是你們到底還是表兄妹……”靜平說。

“我不管長樂是不是我的妹妹,總之我這輩子只要長樂做我的妻子。若是我不能娶長樂做妻子,我也不會娶別的人”阿團道。

靜平深受震動,她亦性情中人,她跟寧毅一樣,將阿團也是看的極重極重的。

“你知道如今寧家勢大,若是你娶了長樂,你可能不能襲你父親的爵位,你不能做將軍,只能做駙馬。www.mxfjzs.live”靜平說。

“只要我能跟長樂在一起,不管要我做什么,我都接受。這世間只有我一人懂長樂,也只有長樂最懂我。娘,你就讓我和長樂成親吧!”阿團懇求著。

靜平深受震動,她想地長樂和阿團感情這么好,也許是青梅竹馬的情誼,也許未必是男女之情。

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錯了,阿團和長樂感情如此之深,又怎么可能是兄妹之情~!

“你為了長樂,不去掖城,你以后會不會后悔?”

“我肯定會思念掖城,可是我此生都不會再離開長樂。”阿團堅定的說。

靜平讓兒子起來,摸摸他的臉說:“既然你打下了主意,娘總得讓你稱心如意。”

次日,靜平進宮了。

乾元殿內,皇帝見完大臣,就聽到靜平長公主來求見,他立即去見妹妹。

“阿難,你是為了阿團去掖城來找朕?”皇帝問。

“不全是。”靜平道。

“讓阿團去掖城也不是不可以,他和長樂的婚事就此做罷,朕會為長樂另選駙馬。”皇帝沉聲道。

這些年,皇帝多次提及長樂和阿團的婚事,阿難都不肯應,皇帝心里是有氣的。現在阿團居然還要去掖城,皇帝更加惱怒。

他的長樂,也不是非寧掖不可的。

“之前我不點頭婚事的時候,你日日催我,如今倒是不同意了。”靜平道。

“只要阿團留在東安城,朕可以馬上賜婚,阿團和長樂的婚事,將有多風光就有多風光。但他若去掖城,就不必再說了。”皇帝道。

“皇兄,我和子玖都在學著放手了,你是不是應該也放手了?”靜平道。

“什么?”

“長樂已經長大了,你應該放手了。”靜平說。

皇帝沉下臉。

“我知道你對長樂很疼愛,你要讓她在你身邊,你能看顧她,看到她一切都好。可是皇兄,她已經長大了。你應該知道,你當年欠小宋后的,就算再在長樂身上補償,你也還不完。”靜平淡淡的道。

皇帝聽了這話,猛的看著妹妹,臉色微變:“阿難,你可知道你在說什么?”

“我想此事,十三也心中有數,所以在長樂的婚事上,她從不多嘴,更不會深勸你。能勸你的,只有我。”靜平道。

“……”皇帝不說話。

“讓阿團和長樂成婚,讓他帶長樂去掖城。”靜平說。

“……”皇帝仍不說話,卻沒有堅持說不行。

“皇兄,你并不了解長樂,就像我也沒那么了解阿團。長樂在我們面前表現的那么快樂,她從不讓你煩惱,可是她在阿團面前會不同,她會是個柔弱的小姑娘,她也會有傷心的時候,她也會思念她的母親……”

一提到她的母親,皇帝微微動容。

“阿團和長樂彼此了解對方,他們之間已不僅僅是男女之情,而是相依相伴,只有阿團才能讓長樂活成她想要的樣子。”靜平道。

“長樂想要活成什么模樣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但阿團那么想去西北,一聽不能娶長樂,就立即決定留下來。想來,只有他知道。”靜平深深的說,“他們長大了,我們都放手吧!”

“朕會考慮。”皇帝淡淡的說。

傍晚,皇帝去看長樂。

長樂正在寫信。

“父皇,你怎么這個時候來了?”

“朕來看看你,你在寫信?”

“我跟阿白姑姑寫信呀,她寫信給我說跤州的一些趣事,還寄了山水畫來,我現在給她回信。”長樂說。

“朕看看。”皇帝坐到女兒身旁。

阿白畫畫極好,將水山橋畫的十分靈動。

“你給阿白寫什么?”

“就寫近來發生的事情呀!”長樂微笑著,很歡喜的樣子。

皇帝凝視女兒,不由想到阿難說的話。他還記得長樂剛剛出生時,他有多么的喜悅和高興。后來兮兒去了,他很長時間把許多精力都放在女兒身上。

可是長樂就像她的名字一樣,永遠都是歡歡喜喜,快快樂樂的樣子。

她極少在自己面前提到她的母親,對十三接納的很自然,對兩個弟弟很愛護。她越是這般好,他就越想疼她。

“長樂,阿團想去掖城,你是如何想的?”皇帝問。

“我正想跟父皇說呢!父皇,我覺得阿團就是天上的鷹,他天生就是屬于銀沙,屬于草原,屬于邊城的,你讓他去吧!”長樂說。

“那你呢?”

“我?我就現在這樣呀,我身邊有淅兒,有阿衍,還有父皇和母后,我很開心的。”長樂說。

皇帝心頭一緊,將女兒摟到懷里。

長樂有些莫名,她開始長大后,父皇極少會抱自己的。

有時候她也想跟父親更親近些,但是有阿衍和淅兒,她是姐姐,她不應該再像小孩子那樣依賴父皇了。

“長樂,想跟阿團去掖城嗎?”皇帝道。

長樂一愣,不敢置信的看著父皇,父皇是什么意思呢?

“你姑姑今天進宮來,跟朕提了你和阿團的婚事,想讓朕為你和阿團做主。”皇帝說。

“姑姑同意我們的婚事了?”她和阿團的婚事,姑姑一直沒有同意,她以為姑姑還是不喜歡她嫁給阿團的。

皇帝點頭:“長樂,只要你跟父皇說,你想跟阿團掖城,朕就算再舍不得,也同意你去。”

“要是父皇不想我去,我就不去了。”長樂說。

“真的不去?”皇帝挑眉,“長樂,這可是人留著的,朕同意了你去,是你不去的。”

“那,既然父皇同意了,我還是去吧!”長樂說。

皇帝不由笑了,輕撫了女兒的發。

“朕給你們指婚。”

“謝父皇。”

晚上皇帝去延福宮。

“你同意了?”皇后有些意外。

“你覺得不好?”

“長樂跟阿團去掖城應該會比留在這兒快樂許多。”皇后道。

“你也是這么想,但是你卻從來沒有勸過朕。”

“我雖將長樂當成女兒,到底她是宋后的女兒,你心有執念,我怎么好多說。”皇后道。

皇帝不由笑:“要說到論琢磨心思,朕遠不及你和阿難。”

皇后笑:“也只有阿難能勸得了你。”

次日阿團接到賜婚圣旨時,歡天喜地。

婚期也很近,十分的緊迫。

寧毅便抽出時間,親自操辦婚事,別說寧毅這邊操辦婚事,皇帝唯一的公主出嫁,自然是風風光光的。

這場大婚,在數年間都為人津津樂道。別說長樂出嫁時,是十里紅妝,游遍了整個東安城。便是寧毅,也是擺了三天的水席。

大婚這后,寧掖被封為先鋒將軍,奔赴掖城。

在西城門前。

皇帝和寧毅等都親自相送。

長樂和寧掖跪謝了親人,才紛紛上馬離開。

皇帝往西處望了許久,只到隊伍越來越遠,再也看不見。

靜平心里亦難受的很,悄悄拭著眼淚。

西行的路上,長樂在馬車里,還拭著眼淚,卻聽到有人敲馬車。

她掀開了簾子,阿團探過了頭。

“阿團?”

“要不要來騎馬?”

她眼前一亮,她當然想跟一起騎馬,可是這樣好嗎。

“沒事,咱們走遠了,你下來,跟我共乘一騎,不會有人說什么。”阿團說。

阿團歡天喜地,馬車停下來,上了阿團的馬。

阿團環抱著她,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下:“從今以后咱們在西北,碧草藍天,銀沙大漠,永不分離。”

“嗯。”長樂甜蜜的笑了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