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未分類 > 女扮男裝之至尊戰神 >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臨行告別

第二百六十七章 臨行告別

小說:女扮男裝之至尊戰神 作者:跳躍的番茄  字數:2645

? 曲終人散,宴會在近亥時四刻才結束。www.mxfjzs.live

青龍城內依舊燈火通明,似在等待歸家的人。

離歌回到客棧,并未見到花在宸,稍稍有些失落。

之前同行的向星宇等人都回到各自的住處收拾行裝,準備前往神殿的事宜,離歌想到離開之后可能很久都不能回來,就趕緊找到周老說了接下來的安排,

難得周老感恩鳳初陽建城之心,愿意留下來繼續守護青龍城。

離歌又找來清歌與桑澤書、紅袖,商議接下來的行程,清歌自然是全程跟隨,桑澤書與紅袖亦是表示同往。

而韓鈺則表示需要晚點到,星辰大陸與赤炎、飛鳳不同,魚龍混雜不說,生存規則更是殘酷,他現在的實力到那邊怕是要拖后腿,在去之前必須要回去一趟好好準備一番。

離開之前,離歌還是想去一趟南鳳國,南鳳國地處西南,跨過南帝國,就能到達南鳳國,御劍飛行需要將近一日時辰。

在離歌計劃離開之時,離歌女子的身份也傳遍了青龍城以及四大帝國,不知是有人故意還是群眾的卦之心本就熱烈,傳播速度超過離歌的想象。

第二日,離歌所在的客棧就擠滿了想一睹芳容的人,畢竟聽別人口中說的芳華絕世,都不如親眼看到,首當其沖的就是參加過青龍榜的男修士們,布甘也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刻,就趕了過來。35xs

人沒有見到,到處擠滿了看熱鬧的人。

蒼格格和向星宇等人過來與離歌告別,見到的也是此等情形。

而離歌并沒有離開,只是在對面的一個茶樓里坐著喝茶。

不一會,蒼格格等人就被請到離歌的茶間,里面坐著的還有第五滄瀾、韓鈺等人。

“離歌,我以為你走了,還好,你在。”蒼格格一見離歌就開心的叫喚起來,看到第五滄瀾也在,眼中更顯光彩。

“很高興見到你們。”

“我們也是!”方錦繡大方的找個位置坐了下來。

“昨天沒來得及問,我們的冠軍是個姑娘,我覺得太刺激了,誒,你怎么會想到女扮男裝這么有意思的事情?”方錦繡一身黑裙難掩開心的問道。

“你騙了我們所有人,但是,你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慕容寶兒一身白裙,無需任何裝飾便如百合一般清麗,以離歌的實力,她覺得沒有必要女扮男裝,這樣就沒有那樣的陷害與污蔑。密愛寶貝別想逃

“是啊,你長的不丑。”向星宇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紅暈,林學海在城主府提到的少主夫人,讓他尷尬。

“你是怕打擊到我吧?所以才女扮男裝。”龍立軒不確定的問道。閃舞小說網www.mxfjzs.live

十強之中,此處已經坐了一半的人數,龍立軒是不打不相識,慕容寶兒是跟隨龍立軒而來,算不上很熟悉,不過確實是個特別的姑娘,有主見不隨流,方錦繡純粹是欣賞離歌,而向星宇似乎在離歌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“其實你們的問題歸納起來就只有一個,我為什么女扮男裝?說實話,我也不清楚。”離歌回想起,原主母親留下的話,不到十六歲不要暴露女子身份。

“怎么會,難道這不是你自愿的?這其中莫非有什么隱情?”方錦繡趴在桌子上,似要馬上撲到離歌的身上,將她看個穿透。

“這個可能要等我找到鳳凰其人,才能知道個中緣由。”離歌無奈的說道。

“離歌,你怎么能直呼自己母親的名諱?大陸上不都是稱呼母親、娘親或主母嗎?”蒼格格不解,其他人也是少有的聽到這樣的稱呼。

“我很久很久沒有見到過她了,所以不知道怎么稱呼。”離歌眉眼低垂,她偶爾會用母親或娘親這樣的詞匯,有時又會忘記,在她的記憶中,幾乎沒有這位母親的記憶。

其他人聽到此話,都有點尷尬甚至有感同身受的,沒有親人的陪伴,離歌一定很孤獨吧。

“想來此次一別,我們可能很久都不會見到了,我近日會去南鳳國,稍后就不在赤炎大陸了。”

“不在赤炎大陸,你要去哪?莫非你已經達到去其他大陸的實力了?”龍立軒驚訝的瞪圓了眼睛,離歌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大,這么這么強,從娘胎里面練出來的嗎?

“星辰大陸不知道各位聽說了沒有?”離歌問道。

離歌說出來的時候,第五滄瀾與韓鈺等人只是與他們隔了一道屏風,在他們看來,這幾位少年與離歌已經是朋友了,不然不會說明自己的去向。

“天啊,傳說中的星辰大陸,離歌,你真是我的榜樣,我也想去”方錦繡表情含著渴望和哀怨。

“星辰大陸,不知道要多久我才能去”龍立軒感嘆道。

“總有一天我們會去,我們不是要去至高神殿了嗎?相信其他大陸都不會遙遠。”慕容寶兒自信的說道。昊皇紀

“是的,有了努力的目標和方向,時間就只是個過程。”向星宇也附和道。

“那期待我們的下次相遇。”

“期待!”

“干杯!”

“等我們哦!”

離歌與四人舉起杯碰了一下,雖然是茶水,但是情誼初現。

眾人道別,其他人都走了,蒼格格卻特意留了下來。

那時不時瞅向第五滄瀾的眼神,讓離歌暗暗想笑。

“格格,你特意留下來,是有什么想跟我說嗎?”

“我”格格不好意思的低著頭,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著裝。

“離歌,我想拜師!”

“拜師?”

“是的,就是那位公子。”格格悄聲指了指第五滄瀾。

“這個不如你去問問他吧。”離歌將格格推了過去,然后飛速離開茶間,她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,她心有掛念的人。

韓鈺他們都知道離歌在等人,這個離客棧最近的地方,方便看到她想找的人,現在,定是那人出現了。

躲開客棧里還留著看熱鬧的人,離歌從窗戶回到了自己的房間,那里背對著她,坐著一位滿身光華的男人,一身白錦,如仙如魔。

離歌就站定在窗前,似要將那般身影刻入腦海,那一刻,便是永恒,心沉浸在一種想要永恒的情感中不想出來。

人經常會在某個不經意的時間、地點平靜下來,思考一下人生或者其他問題,這一刻,離歌只想到了陪伴,相伴到老的陪伴,她不確定將來是否一定是花在宸,但是,現在這一刻他令她渴望陪伴。

“一日不見如隔三秋,歌兒是不是如為夫這般也想念著我。”

溫柔的聲音鼓動著耳膜,離歌沒有回答,她覺得這個聲音也不錯,想來回憶起來也是令人溫暖的。

2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