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> 都市言情 > 我沒想當大佬 > 第六十章 求求你

第六十章 求求你

小說:我沒想當大佬 作者:弒始  字數:2344

? 【滴!權限不足,無可奉告!】

聽到這提示音,他感覺真的有些白費口舌,一到正點子上,就來這樣的官方式話語,有點類似于某種特殊的胡攪蠻纏。閃舞小說網www.mxfjzs.live

不過,隆安已經將那打印好的合同,珍重地放在了自己的手上,他覺得已經沒有必要,再站在這里跟系統去斗那無用的嘴皮。

拿著打印好的合同文件,轉身對著貼在桌面上的致富寶,掃了一下,疑惑對著隆安問道:“這個需要多少錢,我好用致富寶轉給你。”

誰知道,隆安一邊搖著頭,雙手還在空中不停地擺動著說道:“不用了,你都治好了我的父親,我再收你錢,那就壞良心了。”

見對方一再勸說,許陌塵二話不說,直接支付了二十五塊錢,他覺得對方家庭并不是很富裕,隆安的父親臥病在床,這才剛恢復點氣色,后邊還需要大量的營養品補充。

對方也只是一個孩子,經濟能力也不算太大,自己真的沒有必要,攜帶著一點順手恩情,去做那么很沒品的事。

出了門,就騎著電動三輪車,向著最近的快遞點駛去,絲毫沒有理會后面不斷挽留的隆安,因為他覺得這真的很沒必要。35xs

來到最近的快遞點,下車拿著合同,就準備走進門去郵寄,這還沒等他進門,就被一個粉妝素裹的青年女子所攔下,捏著鼻子,很是不耐煩的朝著自己甩手。

見對方這般模樣,許陌塵輕挑著眉頭,疑惑地詢問道:“難道,你們不做生意?”

“不做!”

那個青年女子很是干脆利落的回道,一絲嫌棄浮現于言表,粉黛覆蓋下的眼皮里面,那眼神中還帶有著一種深深的唾棄之色。

待發現許陌塵還停留在原地,她就氣不打一處來,狠狠地跺了一下腳,張開那涂有厚厚口紅的嘴,不屑的譏諷道:“陌塵,我勸你,還是趕快認清楚自己,一個收廢品的,也好意思來這里。”

收廢品?

逮到對方的關鍵名詞,就恍若無人的打量了一遍自身,發現還真有點像,臉部沾滿了灰塵,電動三輪車內還有幾個塑料瓶子,這妥妥的就是一個收廢品的形象。

得,一天兩次被認為是收廢品的,許陌塵表示,他自己也很無奈,不過轉即又是再次想到:對方既然叫自己的名字,那就顯然是認識自己的。35xs

可,對方,又為什么會對自己這么了如指掌,根本就沒見到這個女人出去過,她又是從何得知自己是收廢品的。

或許是覺得自己的話無用,那位女子想了想,就再次開口說道:“陌塵,我知道,你還暗戀者我,但我們現在真的不合適。”

“你看,你一身破舊,現在還收著廢品,我現在男朋友一天的工資,都足夠你收一個月的廢品了。”

“我求你了,就不要再糾纏我了,過自己的生活不好……?”

這幾句話,效果使然,讓過路的行人紛紛為之側目,更有甚者,還駐足在原地,并伸手對著許陌塵指指點點的。

什么此人不思進取,想要一步登天,什么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爾爾的話語,不斷地傳出。

更甚者,還有幾位熱血青年,走離了人群,臉上漏出一副躍躍欲試的神色,毫不懷疑,下一刻他們就會沖上前來。

為了不把事情延伸,許陌塵輕輕的擺了一下頭,哀嘆一聲,什么話都沒有說,也沒半點猶豫,直接就要轉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。

這幅姿態,顯然激怒了那位青年女子,因為對方都混的這么落魄,還這么地瞧不起自己,憑什么?

想到這里,那位女子一下子就蹲坐在地上,雙手放在眼前,不斷的擦拭這那莫須有的眼淚,哭訴道:“嗚嗚,負心漢,可憐我那還未出世的孩子,一出生就沒了父愛,我不就說了你兩句。”

‘啪!’

一個雞蛋甩了過來,許陌塵直接伸手將其接住,也就此避免了砸在臉上的事故,接著抬手精準地投擲到路邊的垃圾桶內。

雖然接住了,可他真的很憤怒,被人無緣無故的冤枉,已經很不好受了,竟然還會有人去相信她的鬼話。

抬眼仔細的掃視著人群,雙手攥緊拳頭,額頭上面的毛細血管暴突,咬著牙沉聲喝道:“誰干的?給我站出來,我不追究。”

一位油面粉黛的青年,渡步從人群中走出,弓著腰,雙手捂著肚子笑道:“哈哈,你們聽到了嗎?他說不追究,有本事追究一個試試?”

“任永朧,你爸一年前給你找的工作,因跟上司不合,今天離職,是不是想要報復?”

抬眼看了一下,對方這近兩年來的心態轉變,許陌塵可是全部都看在眼里,故而毫不留情的詢問道。

被他這么輕易的道破心事,只見任永朧睜大了雙眼,連連搖頭,迅速地擺手自我辯解道:“你編,也要編的像一點,我怎么可能會離職,就不怕讓人笑掉大牙?”

面對于這種,自身表情已經露餡的人,許陌塵也覺得沒必要,多留情面,于是直接調笑的問道:“喂,我說朋友,你自己的妻子就要離家出走了,你也不說回家去阻攔一下?”

一揚脖子,瞪著他,任永朧臉上青筋直冒的正要反駁,一陣空靈的歌聲從他的口袋內傳出,打斷了他即將要說的話。

“混無云,鎮南域,俯視……”

聽到自己的聲音響起,接著那位男子拿出口袋內的手機,顯然,他的手機鈴聲,就是自己在掩面歌帝所唱的。

任永朧接通電話后,沒過兩分鐘時間,就低下了高高揚起的脖頸,手機也是‘咔吧’一聲,從他手中脫落,從而到石板鋪成的地面。

沒有去撿手機,而是轉身,對著許陌塵跪了下來,哀嚎道:“哥,你是我親哥,求求你,就幫幫小弟吧!”

一把鼻涕,一把眼淚的哀嚎著,讓周圍的幾位看客,都有些嫌棄,還有幾個人覺得許陌塵在作秀,以此好讓人來忘了剛才的事,實在是有點卑鄙和無恥。

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